《碎魂淵》聆樂。凌月

孤獨

    世界是一個圓,而開始與結束歸於同點。
    ──隔壁的小鎮,出現了一個殺人魔。
    這是我的開始,也是我的結束。


 
    平凡的小鎮,平凡的日常,平凡的我。
    這是個安逸的小世界。我沉浸在這樣的祥和中,渾然不知接踵而至的波瀾。
    ──隔壁的小鎮,出現了一個殺人魔。
    小路旁,閒話家常的街坊鄰居竊竊私語著。我從謠言中穿梭而過,想著。
    ──不要來到鎮上就好了。
 
    數日之後的晌午。清透如水的晴空下,他是唯一的汙點。舉起慣用的斧頭,那個黑衣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盯著我。
    ──我要殺了妳。
    真不可思議。明明是素未謀面的兩人,我甚至只聽過他的傳聞;在這樣的人面前,我既不感到熟悉,卻也不覺陌生。他從已淪為廢墟的鄰鎮前來,向素不相識的我提出狂妄的宣言。我驚愕、茫然、不知所措;對眼前這位殺人無數的劊子手,我心中萌生不出半點恨意。
    ──為什麼找上我?
    鎮民們憤怒至極。不會讓你得逞的!他們叫囂著,向他投去地上的尖石。不會讓你毀了這個小鎮!找上我們,你將會死!
    他看著我,笑了。意味深長。
    ──等待結局吧,如果妳能。
 
    與殺人魔的對峙開始了。
    鎮民們用木板封起窗戶,用膠帶黏死了所有隙縫。舉凡槍枝、刀具乃至於破碎的酒瓶,所有能使用的工具被凌亂地堆放在四處。我再也回不了自已的家,開始在鎮民的住處之間輾轉。從塵積的臥室、陰暗的地窖、到狹窄的閣樓,我無數次在不同的藏身處之間轉移,行跡一旦稍有敗露便更換安置地。我是他們保護的標的,也是他們引誘敵手的餌食。鎮民們埋伏在我的藏匿處伺機而發,以萬全的狀態戒備著。
    而他,居然絲毫不受影響。
    不管我躲得多隱密、移動得多頻繁,都逃不過他的眼睛。沒有固定的時間,也沒有固定的次數;他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我身邊,殘虐地揮舞他鮮血淋漓的斧頭。一個又一個的鎮民死在我眼前,當我瑟縮在屋子的一角,那尖利的刀鋒離我僅有咫尺。
    但他始終用一種勝利的微笑,憐憫又嘲笑一般賜予我下一次機會。
    ──逃吧。我會再一次找到妳。
    我再也無法在深夜中安眠,刺眼的白晝中更是片刻無法闔眼。有時他隱身在我身旁的暗處,又有時破舊的拉門會映出他拉長的剪影。無數次我疲倦得近乎昏迷,張開雙眼卻看見他舉高斧頭欲劈而下──我藏匿、我逃跑,直至狼狽不堪;日復一日,我被逼向了絕境。小鎮中所剩無幾的居民最終聚集在我的四周,試圖做出最後的抵抗。而他高舉著斧頭,倒數著最後時限。
    ──這是你們最後可以逃跑的時間了。
    我從人群中狂奔而出。鎮民們會保護我的,我始終堅信著。恐懼使我茫然,而錯誤的信賴使我盲目。為什麼我忘了,這個可笑的童話還可能擁有美好的結尾?
    ──早知道殺人魔只想殺她,當初放棄她就好了。
    ──只要殺了她,我們就沒事了。
    曾經為我挺身而出的鎮民們回頭了。他們將所有的武器指向我,開始進行毫不留情的砍殺。
    ──為什麼我唯一能信賴的人,會以這麼殘酷的方式背叛我?
    那時的我並沒有流淚,所以也無法明白。
 
    寧靜的小鎮裡上演了慘無人道的廝殺。我空洞的眼神染上血漬,而視線只殘下一片腥紅。這個小鎮終於也成了廢墟:滿佈著屍體與血腥味,廢棄而破敗的民宅四立,曾經喧鬧的街景再無人影。那黑衣人走到我面前,斧頭尖亮的前端對上我的眼。
    那時我才知道,他不殺我的理由。那時我才知道,他不殺我。
    ──說著要殺我的人,才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那曾經想活下去的自己,是否也不可相信呢?
    我看見他的眼神,我看見他的過去。我看見他身邊的廢墟,看見和我一樣深的孤獨。
    ──我始終,在尋找一個人。
    那時我流淚,我想並不是因為被背叛。
    而是因為,我終究也背叛了他。
  1. 2011/09/23(金) 00:45:56|
  2. 迷夢
  3. | 引用:0
  4. | 留言:0
<<序言‧戲言 | 主頁 | 焚毀>>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lleh.blog.fc2.com/tb.php/15-a8f221d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falleh

Author:falleh
The Soul I Sell,
The Place I Fall.

類別

不說,不錯 (15)
真昔 (2)
不同凡想 (5)
凝逝 (4)
迷夢 (3)
仿笑 (1)
幻想,亂想 (7)
落頁 (1)
日詭 (2)
鏡區 (4)
未分類 (2)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Music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