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魂淵》聆樂。凌月

淡紋(前)

    伸手觸碰空無一物的牆壁,卻隱隱感受到了看不見的紋路。
    有鎖孔卻沒有鑰匙,指尖後的門透出和紋路一樣淡的哭聲。
    如果能打開這扇門該有多好,在那個下著大雨的夜晚,她想。


 
1745 初次見面兩個半月後
 
    放學回家的路上,她低著頭,緩慢地拖著行進的腳步。有別於周圍的喧囂,圍繞在她身旁的空氣顯得格外凝重且使人厭煩。沒辦法,她冷冷地在心中告訴自己,誰叫妳是個功課不好、考不上好大學的「優等生」呢?只要一想到此刻那些裝在書包裡、沒有一張及格的考試卷,她就覺得腳步又更加重了一些。
    肯定會被臭罵一頓,要不就是被諷刺幾句。她看著自己的影子在夕陽的照射下被拉得好長好長,讓她聯想到久經拉扯而失去彈性的橡皮筋。
    走了好像只有一分鐘那麼短,她看到家門出現在眼前。即使再不願意,她也還是得進那扇門;於是她深吸一口氣,伸手轉開了被夕陽烘得微暖的門把。
    門後是一個打掃得極為整潔的客廳,桌上已經擺了好幾盤熱騰騰的菜,廚房傳來炒菜的聲音、熱氣和香味。弟弟的鞋整齊地擺放在鞋櫃中,她不屑地冷哼了一聲,隨意將鞋脫在門口。
    好個溫暖的家。「我回來了。」她快步走向樓梯,準備在媽媽開口問她之前溜走;可惜媽媽已經說了她最不想聽的那句話。
    「妳回來啦。」炒菜的聲音變得更大聲,媽媽也提高音量:「今天考試考得如何?」
    她裝作沒聽見,迅速走進房間而後重重甩上房門。
    考得爛透了。這種問題還需要問嗎?
    懶洋洋地躺在床上,她一點讀書的意願也沒有。反正再怎麼唸都沒有那種成績,不如多花點時間休息。躺了好一陣子,她漸漸覺得無趣了,便起身走到房中一面大鏡子前,與自己四目交接。不知道為何,她最近很習慣看著鏡中的自己。
    眼前這個身穿全國最優良高中之制服的女孩子有著淡棕色披肩的頭髮,不算高的身高,不算瘦的身材,不算出色的臉蛋,不算聰明的腦袋。棕色的眼睛也不算美麗,只是愣愣地看著鏡中的另一個自己:妳是誰?
    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大家都叫自己小囹,她有一個不疼她的爸爸,一個只疼成績的媽媽,和一個只疼自己的弟弟。她以前功課很好,爸媽總是會到處向人吹噓,順便教弟弟要努力跟進;但是考上高中後成績就每況愈下。曾經是大家注目焦點的她,現在總是受人冷落,所有人都只注意和她讀同一所高中而成績名列前茅的弟弟。自從功課變差以後,同學漸漸地疏遠她,就連家人的態度也漸趨冷漠。成績好像就是一切,不知不覺中,她越來越孤單。
    如果可以的話,她想離開這個家,離開這個世界。
 
1824飲完苦澀的甘露後
 
    「小囹,吃飯了!」剛回到家的爸爸大喊著。
    她離開鏡子前,瞥見書桌上的書已經被整齊地排好了,昨晚故意丟在地上的垃圾也已經被清掃乾淨。對於如此的改變她也只是不屑地看了一眼,接著立即轉身下樓。
    「衣服還沒換?」媽媽張羅著碗筷,「在樓上念書?」
    「嗯。」她含糊地應了一聲。
    「一定是在樓上睡覺,要不然就是在照鏡子。」小囹的弟弟懶洋洋地說,「她最近常常這樣,我看過好幾次了。」
    小囹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閉嘴。」真是個忘恩負義的弟弟,虧我以前待他那麼好。看著對她做鬼臉的弟弟,她生氣地想著,一邊偷瞄了一眼旁邊的爸爸。
    果然還是一副什麼都沒聽見的樣子。爸爸總是這樣,什麼都漠不關心。
    「今天的考試考得怎麼樣?」媽媽再度開口,還是緊咬著那個話題。
    餐桌對面的弟弟此刻帶著一種唯恐天下不亂的笑容看著她。「不及格?」他笑嘻嘻地問。小囹沒有答腔,微微加快了吃飯的速度。狗仗人勢。
    「妳再這樣下去怎麼行?」媽媽皺著眉頭,「這樣下去以後怎麼找工作?怎麼賺錢?妳知道高中畢業找得到什麼工作嗎?我可不能養妳一輩子!」
    「媽,我想買一台自己的電腦。」弟弟有意無意地選在這時插嘴,「我這次段考全校第二名。」他一邊說著,一邊遞給小囹挑釁的眼神。
    爸爸終於有了反應。「沒問題!」他笑瞇瞇地說,「再貴爸爸都買給你!反正你姐很快就會出去賺錢了。」
    啪地一聲,小囹站了起來,「我吃飽了。」
 
2118看完慘然無色的風景後
 
    雖然書已經攤開了,人也已經坐在書桌前了,卻一個字也看不下去。她心不在焉地轉著筆,時而在紙上胡亂塗畫。究竟要怎麼樣才能離開這裡?
    正當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媽媽敲門的聲音響起,「小囹?」小囹迅速地把留有塗鴉的紙塞到抽屜,沒有回話。媽媽自行開了門,「媽媽有一些話想跟妳談談……在唸書啊?對了,今天怎麼那麼晚回家?」
    她一聲不吭,沉著臉,假裝很用功地在背書。當然是因為不想回家啊。
    看到小囹不說話,媽媽輕輕嘆了一口氣,「妳也知道妳弟的個性,其實他真的很關心妳啊。還有妳爸,或許話不太好聽,但是他也是希望妳能反省……」看到小囹依然不回話,媽媽嘆了一口氣,默默走出房門。小囹趁機在媽媽背後吐了吐舌頭。
    少裝了,誰不知道妳是來檢查我有沒有在唸書?
    樓下傳來幾句尖酸的諷刺,大聲到怕她聽不見似的。她憤怒地將書包中所有不及格的考卷全部抽出來,鎖進書桌右邊的抽屜,再將垃圾胡亂丟在地上,迅速洗好澡、刷好牙、整理好書包,在十點整鑽進被窩。
    實為稀奇啊,她諷刺地想著,我們學校應該很少人可以如此準時就寢吧?那個愛裝乖小孩的弟弟一定又會凌晨才睡了。
 
0000 初次接觸
 
    窗外下著傾盆大雨,黑暗襲捲著她的四周。
    在獨自一人的房裡,她站在鏡子前,與自己四目交接。眼前的自己帶著空洞的眼神,而比迷惘更多的是孤獨、悲傷與懊悔。
    鏡子從她眼前滑開,展露出背後那面空白的牆壁。她本能般地伸出手,向牆壁伸去;隱約地,指尖感受到了眼睛看不見的紋路。她向下感覺紋路,有一個像是鎖孔一般的東西,於是她緩緩蹲下,朝那個看不見的鎖孔看過去,想找尋什麼。奇蹟似地,有一個像是鎖孔般的小洞可以透視另一頭,她將眼睛湊了過去。
    另一頭有著和房間裡截然不同的明亮光線。有一株十分巨大的樹佇立在那裡,青翠油綠的樹葉相當扶疏,爭著反射陽光的恩惠,而使得四周灑滿了星一般的光點。微風徐徐,樹輕輕搖擺著,像對她招手。
    那是個快樂的世界嗎?
    不知不覺中,眼淚滾了下來。雖然沒看到半個人,但是她確實聽見了,女孩子銀鈴般的笑聲,和很淡很淡的哭聲重疊了……
    剎那間,另一頭出現另一隻眼睛擋住了視線。她尖叫一聲,迅速退後,卻聽見一個女孩子在她耳邊輕聲呢喃:
    「到我的世界來。」
 
1732聽完如骨頭般撞擊的樹葉摩擦聲後
 
    張開眼睛時,已經是放學二十分鐘後了,明亮的教室只剩下她一人。她擦掉額上的汗水,趕緊收拾好書包,將教室的電燈關掉,門窗鎖好,匆匆趕回家。
    真是的……為什麼會想起昨晚的夢呢?雖然很想把它忘了,但是腦中不斷浮現那隻泛著淡棕色的眼睛,以及斷斷續續的哭聲。
   這次不同以往,她不再拖著腳步了。飛也似地奔回家,她今天連聲招呼也沒打就衝上樓。急忙地打開門,她快速地跑到房中那面大鏡子前,使盡了全身的力氣將又大又重的它移開。
    窗外沒有下雨。她伸出手,著急地在牆上尋找夢中那看不見的紋路,卻只碰觸到冰冷的牆壁,也沒看到那夢中的鎖孔。她不死心的找了又找,直到她的心如同被牆壁感染一般的失去希望而全然冷漠;原本劇烈跳躍的心也漸漸慢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無可抗拒的失落。
    夢果然還是夢。雖然這樣說服自己,她還是偷偷地問著:
    那是個快樂的世界嗎?
    無精打采地走下樓,她今天對家人所有難聽的言詞全都置之不理,顯得比平日更加消極且沉默。爸爸的位置空著,或許又是因為加班而晚歸吧。反正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她不在乎地想著,就算他從此再也不回來我也沒有影響;誰叫他從來都沒有關心過我呢?她站了起來,「我吃飽了。」何必等他吃飯呢?沒看到他或許還比較好,至少不用聽他刻薄。
    拖著腳步上樓,她懶懶地打開房門及燈,這才發現地上的紙屑垃圾已經清得一乾二淨。她冷哼一聲,又來了。
 
2023 聽完悽然呻吟的風聲後
 
    她坐在書桌前無聊地玩弄著筆,無精打采地看著已經盯了一小時還在同一頁的書。媽媽敲門的聲音傳來,接著就看到她直接走進房裡。「爸爸今天加班,所以可能晚一點……」
    我都還沒說好妳就進來?她有點生氣地想著,真是沒禮貌。
    「小囹,妳有在聽嗎?還有,妳為什麼要把抽屜鎖起來?媽媽今天要找東西找不到……」看到小囹都不理她,媽媽有點不高興了,「妳有在聽嗎?」
    莫名其妙地覺得煩躁。原本打算沉默到底的小囹,突然無法控制地脫口而出:
    「干我什麼事?」
    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肯定會大吵一架的。奇怪,明明不想回嘴的……但是既然已經說出口了,就硬著頭皮接下去吧!反正,她想,我也已經忍妳很久了!這次,我絕對絕對不要向妳道歉!
    如她所料,媽媽的臉色在瞬間變得鐵青。「妳說什麼?」她憤怒地瞪著小囹,聲音略顯尖銳,「她是妳爸耶!妳怎麼可以說出這麼過分的話?身為女兒應該說出這種話嗎?妳老是覺得我們都不關心妳,妳才不值得關心呢!我們的付出妳看到了嗎?其實我早就想告訴妳了!妳現在既任性又無禮,我們越忍讓妳就越放肆,要不是妳這麼過分,妳爸會對妳說出那麼難聽的評語嗎?」媽媽的聲音越顯高亢,聲音也開始微微地顫抖,「真是白費了!枉費妳以前是個大家都喜歡的乖孩子,現在成了什麼樣子!學學妳弟吧!他可比妳懂事多了──」
    小囹先是愣了一下,對於媽媽如此激烈的反應有些措手不及;但她很快地就感受到媽媽話語中的尖銳,怒火在瞬間占據她的思緒,她大聲吼了回去:
    「我就是喜歡這樣講!妳才沒有資格管我!他什麼時候關心過我?你們從來就沒有在乎過我!我的確是不值得關心!因為弟弟功課比較好對不對?反正我就是笨!我什麼都不會,全身上下沒有半個優點,乾脆讓我消失妳會比較高興!」她的聲音溢滿了怒氣,以致於每個字都劇烈地顫抖著;她突然轉身,從書包摸出鑰匙,用力地打開了抽屜。「妳竟敢對媽媽這麼不禮貌──」媽媽更加生氣地罵回去,但是下一刻,她愣住了。
    小囹從抽屜抽出厚厚的一疊考卷,用力地甩向空中。無數的紙張捲起了紛亂的氣流,一張張有著慘不忍睹成績的考試卷慌亂地在空中逃竄,漫無頭緒地在空中遊走著,時而遮住她們之間充滿火藥味的隔閡,時而將雙方的冷漠展露無遺。然後,像是隨意又像是刻意地墜落在她們腳邊,彷彿是無意中找到了不屬於自己的定位。小囹冷冷地開口,「妳不要再以打掃或找東西的名義進我的房間了。妳想看的不就是這些嗎?」
    四十七分。三十二分。二十六分。十一分。五分。「滿意了?」
    零分。
    媽媽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妳爸說得真對,」她的聲音也如小囹的語氣一般冰冷,「妳這種女兒不要也罷。」她轉身走出房間,重重甩上房門。儘管媽媽已經走下樓,她依然可以聽見媽媽大聲地說著:
    「我不想再管妳,也不會再管妳了!妳想消失就消失吧!」
    房間在剎那間回歸寂靜。她有點茫然地用腳踢著考試卷,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和媽媽大吵一架,彷彿是有種力量驅使著她,彷彿是一場夢。我也想走啊,她在心中小聲地咕噥著,可以的話我才不想待在這裡呢……
    房門突然又被打開,這次連敲門都沒有。弟弟沉著一張臉,「妳幹嘛對媽那麼兇?」
    考卷被開門時的風捲起,猶豫了一下又緩緩飄落,上面的分數無遮無掩地展現在弟弟面前,有那麼一瞬間,她感覺到他好像鄙視地看了一眼。
    好不容易有些平靜的心情又被攪亂了。「看什麼?」小囹的口氣非常不友善,「不需要你管。」
    「什麼叫不需要我管?爸不在妳就敢這麼兇?」他的口氣很衝,「欺善怕惡──」
    「我說了不需要你管!」她轉過身,「你也沒有資格教訓我!」
    「我當然有!」他的口氣更加不客氣,「我才沒有像妳這樣自暴自棄!」
    「像你這種功課好的人,怎麼可能了解我的處境!」小囹握緊拳頭,「你這麼聰明,當然覺得一切都簡單!你知不知道我多努力?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想要變得更好、想要變得跟你一樣?結果還不是都沒用?當一切都付諸流水,我才知道原來努力就有結果不過是一句太好聽的話,不過是給我這種人一個可以厚著臉皮繼續向前的藉口罷了,因為大家都只在乎那個凌駕眾人的分數!」
    「妳哪裡努力了?」弟弟也不甘示弱的反駁,「妳想要我們了解妳的付出,就做給我們看啊!從以前到現在,妳總是講得比做的多,為什麼不能堅持到有所成果呢?妳以前功課也很好啊!要不是上了高中之後受到一點點挫折就萎靡不振,妳才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小囹已經快要壓抑不住自己的脾氣了,但是他完全沒有住口的意思:「妳不要再欺騙自己了!說什麼自己辦不到,為什麼不能勇敢面對現實?妳如果可以坦然接受的話──」
    「閉嘴!」小囹突然失控了,她胡亂攫起散落一地的考卷,奮力地往弟弟丟過去。因為沒有料到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他本能地閃躲,在一片白紙迴旋散亂的混亂中,她使盡全身的力氣把他推出房間,同時迅速地把房門鎖上。「少自以為是了!」她歇斯底里地大喊,「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門外和門內一樣安靜。過了一會兒,門外傳來弟弟走下樓的聲音。
    整個房間失去了一切聲響,除了自己砰砰作響的心跳聲。然後她聽見了,
窗外傳來漸漸變強的雨聲。
    我要離開這裡。
    她拿起自己的包包,把自己認為重要的東西塞進去,包括她一直珍藏的一些小物品,以及自己所有的積蓄,儘管她知道這些東西並不能幫助她在現實世界裡生存,帶了也是白帶。只是不知道為何,這些東西在她眼中突然變得全無價值,她卻無法叫自己把它們留下。明明覺得不重要,為什麼還是放不下呢?是否應該再考慮一下,不應該這麼衝動呢?
    這樣的念頭在她心中漸漸地擴大,如紙上的一滴水般渲染開來,然後在瞬間像被更多的水沖刷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暴自棄的念頭取代了理性,她決定只拿走這些就夠了,不,乾脆什麼都不要拿。讓你們真正失去我,她想,讓你們嘗嘗後悔的滋味!
    一切靜默至極,彷彿連頭上亮晃晃的燈光也變得黯淡。心跳聲重重地撞擊著凝固的空氣,房內流動著窗外淅瀝嘩啦的雨聲,還有眼淚滴落在地板上的聲音。
    其實她知道沒有人會在乎的。但是為什麼還抱著那麼一絲期待?為什麼還是感到失落?希望有人在意自己,卻又挫敗地覺得沒資格;希望有個容身之處,卻又對任何地方都不滿意,反而不知該何去何從。究竟為什麼如此徬徨?明明感覺到了,有那麼一個可以容納自己的地方……
    隱隱約約地,雨聲中緩慢地溶出了一片薄如輕霧的低泣聲。
    燈轉瞬間滅了。隨著雨勢的加大,抽泣的聲音越發清晰。
    寒意從背脊漫延到全身,厚重的黑暗和恐懼裹得她無法呼吸;儘管用顫抖的手摀住耳朵,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依然蜿蜒地在房中盤旋著,透過她害怕的雙手傳入腦中,毫不留情地奪走她的思考能力。她想要起身檢查電燈,卻被因害怕而麻痺的雙腳困在原地。
    是誰?走開……
    到我的世界來。
    一個清晰溫柔又清亮的聲音劃破稠密的恐懼,那是個似曾相識的──
    夢?
    手漸漸放鬆,而後離開耳旁。因為不那麼害怕了,她慢慢起身,像被那句話吸引過去一般,她完全無法思考,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所有的疑慮和不安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更多的興奮和期待。她緩步走向鏡子。
    終於讓我找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個我想要的世界。
    不需要猶豫。
    鏡子從她眼前滑開,展露出背後那面空白的牆壁。她本能般地伸出手,向牆壁伸去;隱約地,指尖感受到了眼睛看不見的紋路。
    心跳得好快。順著紋路往下,果真有一個鎖孔。一陣狂喜躍上心頭,但是失望馬上就澆熄了她的喜悅:門是鎖著的。應該說,不但沒有鑰匙,就連門把都沒有。
    怎麼會?她著急地摸索著,想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方法或機關可以打開這扇門,卻什麼也沒找到。讓我進去!她在心中激烈地大喊著,讓我進去!
    似乎有那麼一瞬間,心中的信念堅定到無可猶疑;然後在她不留意的一瞬間,門消失了,眼前換成一片翠綠的大草原,陽光亮得她睜不開眼。一棵大樹在不遠處穩穩地佇立著,蓊鬱的枝葉在風中輕柔地搖擺著,和夢中一樣輕柔地呼喚著她。蟲鳥輕輕地歌唱著,吹來的微風攜著些許微暖的清涼。地上青翠的小草往前延伸,延伸到遠處一座美麗的森林。一切是如此愜意安詳,以致於她看得有點呆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她現在已經離開了房間,就連她剛剛整理的行李也沒帶出來,她卻連一點可惜或遺憾的感覺都沒有。她的心情完全被這裡的好天氣感染了,剛剛吵完架的不愉快也煙消雲散。我離開了!笑容再也藏不住,旋即在她的臉上綻放開來。這裡沒有功課,沒有考試,沒有成績單和升學,不必再在意別人的眼光如何,也不必再去達成眾人的期待,更沒有家人的束縛!再也沒有人可以管我,因為這裡只有我一個!
    太陽依舊刺眼。是啊,她想著,只有我一個。
 
2347 逃離透明的食人魚後
 
房間的燈暗著。「小囹?」媽媽輕輕敲了敲門,並試著轉了轉門把,是鎖著的。「妳睡了嗎?」一如往常的沒有任何回應。她輕輕嘆了口氣,走下樓。弟弟面無表情地翻著桌上的課本,「還在賭氣吧?」他一臉不屑,「幼稚。」
    媽媽一臉憂愁地坐下,「講也講不聽。」
    「沒辦法啊。」弟弟無奈地闔上課本,看來是沒有心情再讀了。「我每次跟她講的反應都是這樣。」
    「那是因為你跟她講的方式不對。」媽媽皺著眉頭。
    「妳和她好好溝通她一樣很兇。」他聳了聳肩,「像爸那樣她就不敢有意見。
    「像他那樣也沒辦法解決問題啊。」此時車庫傳來引擎聲,五分鐘後,爸爸開門走了進來,「抱歉回來晚了,今天加班。」一邊脫下鞋子,一邊有意無意偷瞄媽媽和弟弟臉色的爸爸緩緩開口,「和小囹吵架了?」
    「她對媽發脾氣。」弟弟再度翻開課本,懶洋洋地回答。
    爸爸二話不說走上樓,媽媽和弟弟也沒有要阻止的意思。過了一會,樓上傳來爸爸大吼的聲音,「小囹,把門打開!」接著是砰砰砰的腳步聲,是爸爸去拿備份鑰匙的聲音。
    但是接下來,樓上陷入一片靜寂。沒有爭吵聲,沒有腳步聲,沒有物品落地的聲音,就連小聲說話的聲音都聽不到。
    為什麼這麼安靜?
    接著爸爸急促地跑下樓,面對滿臉疑惑的媽媽和弟弟,他的臉色蒼白如紙。
    「小囹不在房裡。」
 
2500
 
    她躺在草地上,看著蔚藍的天空。自由的新鮮感還未淡去,濃濃的不安已經籠罩著她:雖然離開了那個世界,但是這個世界她一點也不了解,該如何生存還是個問題。算了!不要想那麼多!她勉勵著自己,妳可是得到了自由啊!就算是自己一個人,只要能自由──
    忽然覺得自己的堅持好薄弱。一直以為自己的決心夠堅定了,真正實現之後,卻充滿著不確定;明明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現在反而有後悔的念頭。為什麼就是無法讓自己滿意呢?可是現在門也已經消失了,想回去也回不去啊。再說,回去又要面對那一些煩人的問題……
    正在徬徨空虛的時候,遠遠地,清涼的風中透出一股旋律。那音色清脆而輕柔,清亮而悠遠,平靜之中透著淡淡的哀傷。她驚異地站了起來,跟隨著那似曾相識的聲音向前,想要找出那位歌者。不知不覺中,她來到了大樹附近,看見了一位正在唱歌的少女。她身著簡樸的白色洋裝,背靠著樹。她有一頭閃著銀色的白色及肩秀髮,眼睛是泛著白色的灰色,在陽光的照射下,她的一切是那麼耀眼而美麗,以至於小囹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是呆呆的看著她。由於聽到了腳步聲,少女轉過頭來,對著她溫柔地笑了:
    「小囹?」 
  1. 2009/04/12(日) 22:26:25|
  2. 日詭
  3. | 引用:0
  4. | 留言:0
<<淡紋(後)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lleh.blog.fc2.com/tb.php/16-1389b5b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falleh

Author:falleh
The Soul I Sell,
The Place I Fall.

類別

不說,不錯 (15)
真昔 (2)
不同凡想 (5)
凝逝 (4)
迷夢 (3)
仿笑 (1)
幻想,亂想 (7)
落頁 (1)
日詭 (2)
鏡區 (4)
未分類 (2)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Music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