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魂淵》聆樂。凌月

淡紋(後)

 
0757 第二次接觸後
 
    他們一夜沒睡。
    家裡能躲的地方都找遍了,還是沒有找到小囹。在爸爸報警之後,他們先開車到附近繞了一圈,接著漸漸將範圍擴大。愈找愈仔細,愈找愈遠。直到天亮了,他們才打電話到小囹的同學家詢問,盼望求得小囹的下落。
    只是一切都徒勞無功。
    無論是街上、家裡、朋友家、學校……都沒有她的蹤跡。他們發現小囹整理的行李沒帶走,腳踏車也沒騎走,應該是不會跑太遠;奇怪的是,無論他們再怎麼找,小囹就像是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
 
2530
 
    「我叫小怜。」少女和小囹一同坐下,一邊說著。
    「小怜?」她驚訝地說,「我也叫小囹耶!」
    「字不同吧?我的是心字旁的。」小怜露出甜甜的笑容說著。
    「是啊。」小囹突然想到剛剛的那件事,「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因為我一直看著妳啊。」小怜笑得很淡,「從妳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真的?」小囹大吃一驚,「那麼妳是精靈囉?」
    小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算是吧。」
    「那妳在這裡待了多久了?」小囹好奇地追問,「這裡沒有別人嗎?妳都怎麼生活的?妳會不會魔法──」她的話還沒問完就被小怜笑著阻止,「先別急著問,我先把我這裡的情況告訴妳吧。」
    「我不知道我在這裡待了多久了,因為這裡沒有夜晚,而且又和妳的時間不一樣;不過我可是在妳出生之前就在這裡了,所以至少也有十八歲。從我有記憶開始,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人,餓了就吃森林裡的果實,睡就睡在森林中的一幢小木屋裡。」她用手指示意著方向,「森林裡面有一條小河,我都在那裡洗澡。」
    看著小囹聽得入神,她忍不住笑了:「至於魔法這種東西,我不會啦。不過說到魔術,我倒是會一種。」她溫柔地看著小囹,「現在,妳想要問什麼?」
    小囹認真地思考著,「妳會什麼魔術?」
    小怜的目光直直地望著她,沒有半點迴避,也沒有半點像是說謊的成分。「我哭的時候,這裡就會下大雨喔。」
    小囹有點驚訝,不過她沒有說出口,而是問了另一個她很在意的問題:
    「……我可以在這裡待多久?」
    小怜回答得沒有半點猶豫,「多久都可以啊!這麼久以來,我一個人在這裡總是感到寂寞,現在有妳陪我是再好不過了!我本來以為妳會想要回去的。其實只要妳心意堅定,隨時都可以離開的。」
    「我才不想回去呢!」小囹笑嘻嘻地說,「我早就想要離開那裡了,現在既然實現了願望,說什麼我也不會回去的!」
    「喔……」小怜淡淡地應了一聲,不知為何,她的表情有些怪異。
    「怎麼了?」小囹有些擔心。小怜的表情,該怎麼形容呢?說是欣喜,又帶著些許擔憂;說是猶豫,又帶著些許迫不及待。究竟怎麼了?
    「沒什麼,」她笑了笑,起身望著天空,眼神像是帶著些許憎惡。「我帶妳去森林看看吧?」
 
0531 在吃完味同嚼蠟的蘋果後
 
    「我回來了。」他關上家門,「有消息嗎?」
    從廚房走出來的媽媽低著頭,亂髮遮蔽的眼睛泛著血絲。「今天考得如何?」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耶?「還好。」他敷衍著,轉身上樓。
    「還好是考多少?」媽媽追問,他閃進房間,「還可以。」
    小囹已經消失快四天。媽媽和爸爸都變得怪怪的:爸爸都整夜沒回家,找也找不到人,媽媽則是不斷地問他的成績。
    妳到底在哪裡,小囹?
 
2545
 
    她跟在小怜身後,漫步走過碧綠的草原,朝向深幽的森林前進。小囹偷瞄了一下手錶,暗暗計算著:來這裡後,和小怜聊了不少,又到處閒晃,不知不覺竟然已經一個小時了。不知道為何,一直不太會餓;直到現在,她才感覺到飢餓迅速地在胃中蔓延。
    「我們再走一下就到了。」小怜指著不遠處的森林,轉身對她微笑。
    「沒關係,不急。」她悠閒地回答,一邊恣意瀏覽這春光爛漫的美景。好久沒有如此輕鬆了!她在心中大喊著,這就是我要的生活!遠離一切惱人的事物,做自己想做的事!在這種理想的日子中,連一秒鐘的緊張憂慮都是浪費。就這樣度過以後的每一刻吧?笑容不由自主地漾上她的臉,心情如碧藍的天空一般晴朗。
    漸漸地,樹的形體愈來愈大,而後籠罩在她們頭頂上。她凝望眼前這片迷人的森林,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深邃:這裡不如其餘的森林一般幽暗,雖然樹木都十分蓊蔚,葉間的空隙卻拋下點點亮光,使得整座森林活絡起來。其間夾雜的蟲鳴聲非但不會讓人感覺煩躁,反而帶來了清新的舒適。
    「好漂亮!」小囹發出驚嘆聲,沒有注意到小怜僵硬的表情。
    小怜沒說什麼,拉著她走向果樹,摘了一顆鮮紅色的蘋果給她。「……吃看看?」
    她接過蘋果,咬了一口,咬下的瞬間爆出了脆響。「好甜!」小怜露出微微放心的表情,「多吃點。」
    她們在那附近找了個地方坐下,嚐了許多不同的水果。小怜似乎沒什麼食慾,不過她倒是吃了好幾樣。「真奇怪,」小囹滿足地拍拍腹部,「我平常食量不小的,結果才吃幾樣就吃不下了。」
    「那是因為這些水果積蓄了時間的能量啊。」小怜笑笑地說。
    稍作休息後,她們繼續往小木屋出發。不久,前方出現一幢純白色的小木屋。小怜領著她走進去,裡面的一切都相當整潔,所有的家具看來都十分簡樸而舒適,落地窗透進來的光線使得室內相當明亮而舒服。「這裡,」小怜帶著她走上二樓,只有兩間房間,「剛好有多一間。」她開啟房門,小囹立刻開心地叫了一聲,衝了進去,撲在蓬鬆而綿軟的床上。「這裡就是妳的房間了,」小怜笑了笑,表情又顯得有些不自然,不過小囹已經無暇注意那些。「還滿意嗎?」
    小囹的臉埋在棉被裡,發出一聲滿足的回答。
    「那……我先去隔壁一下,找看看有沒有適合妳的衣服。」她說完,轉身走出房間並輕輕帶上房門。
    小囹在床上滾來滾去,心情雀躍到最高點。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剛剛幾乎已經遺忘的問題又浮現她的腦海:
    小怜,妳為什麼哭泣呢?
 
2554
 
    她們浸泡在冰涼的小河內,舒舒服服地享受大自然的洗禮。小怜坐在河裡,又出現了怪異的表情,好像她很害怕這條清澈的小河似的。這次,小囹終於注意到了:
    「妳怎麼了?」她玩弄著身邊的水流,看著它在身邊形成漩渦,「妳好像不太開心……有魚耶!」
    出乎意料之外,小怜驚慌地尖叫一聲,迅速從河中站起來跑到岸上,然後將衣服穿上。小囹覺得奇怪,「­妳怕魚嗎?」她看了看有著美麗鱗片的魚兒,再看看在岸上顫抖著的小怜。「……我不太喜歡。」小怜輕聲回應,轉身到樹下休息去了。雖然不解,小囹還是穿上衣服,陪著她坐在樹下。
    過了許久,小囹才開口,「這衣服好舒服喔,質料這麼好,謝謝妳把它給我。」
    ­不客氣……」小怜又沉默了一下,「妳喜歡這裡嗎?」
    「那當然!」小囹開心地笑了,小怜卻猶豫著,沒有望向她的視線。
 
21636
 
    睡起來的時候,天氣依舊晴朗。小囹伸了伸懶腰,心情愉快地看著她這個乾淨整齊的房間,而後起身刷牙洗臉,走到隔壁小怜的房間,輕輕敲了敲門:「小怜?」
    沒有回應。還在睡嗎?她再度喚了幾聲小怜,還是沒有聲音。一種突如其來的衝動驅使,她伸手轉開沒鎖的房門。這是一個和她的房間一樣整齊舒適的臥房,而它的主人不在裡面。她好奇地看著小怜的房間,赫然發現一道門。她嘗試著轉轉門把,卻是鎖著的。
    這裡面藏著什麼東西呢?正當她苦苦思索的時候,窗外的天一下子暗了,然後馬上下起了大雨。
    不安的感覺充斥著她,她想起了小怜告訴她的那個魔術。
    迅速衝到門外,她在雨中大聲叫喊著小怜的名字。雨勢大到眼前的路模糊不清,白濛濛的一片,她好幾次差點滑倒。正當她懊惱著找不到小怜時,她看見了大樹下一個濕透了的人影,於是她盡了全身的力氣衝到她旁邊。
    「小怜?」她劇烈地喘著氣,「妳還好吧?妳有沒有怎麼樣?」
    小怜低著頭,遲遲不發一語。她也沒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站在她身邊。過了好一會兒,小怜才用顫抖的聲音輕聲說:
    「小囹,妳覺得我們是朋友嗎?」
    對於這個出乎意料的問題,小囹輕輕地握著她的手,很誠懇的說:「­當然啊。妳對我這麼好,甚至於對我比我的家人還好,妳已經不是我的朋友了,妳幾乎就像是我的姊姊,像是我唯一的家人。」
    「妳和妳的家人……感情不好嗎?」小怜的聲音細細的,像溶在雨中。
    「他們不在乎我。」她看著霧濛濛的大雨,幽幽地說。「我們沒有彼此都會好過一點。」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小怜的聲音輕得像空氣,「我想擁有家人。……家人對彼此會寬恕嗎?」
    小怜終於抬起頭,正視她的眼神。透明的液體不斷地滑過她的臉頰,已經分不清是雨還是淚了,唯有她眼裡深深的愧疚無法被凌亂的髮絲遮掩。「­那麼,」她的聲音依然在抖,「如果我做錯了事呢?」她有些急切,「妳會不會原諒我?」
    「那當然了。每個人都會犯錯的,」小囹溫柔地笑了,輕輕擁她入懷。「所以原諒也是一種必須啊,我唯一的家人。」
 
??:??
 
    來這裡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了。偶爾,只有那麼一瞬間,她會想起家人,想像他們正在做什麼,是否還在找她,又或者有那麼一點點思念她。接著,她會推翻自己所有的幻想,告訴自己他們或許根本就沒有找過她,甚至,她想,已經不記得曾經有過小囹這個人。於是她便用小怜的影像覆蓋那十八年來的記憶,假裝自己是從遇見她的那一刻才重生,用和小怜的甜美記憶覆蓋那一瞬間的空虛失落。
    小怜還是有一些她無法理解的習慣,不過那些並不重要。她現在很快樂,而這樣就夠了。她從床上爬起來,走到小怜的房間門前,輕輕敲了兩下門。「小怜?」
    沒有回應。她跑到外面去找,卻到處都找不到小怜。於是她悠閒地到處晃了晃,猜想小怜或許還在睡。不經意地,她看見了某棵果樹上某一顆她決定「認養」的果實,昨天還只是小小的果實,今天卻已經成熟。平常還沒有注意到,今天一發現,反而有些詭異。
    那是因為這些水果積蓄了時間的能量啊。小怜曾經告訴她的,她覺得有點怪。於是她決定,去找小怜問個清楚。
    再度回到小怜的房門口,她輕輕開了門,小怜卻也不在房裡,她心裡有點不安。這個房間她已經進來好幾次了,其實是因為她對那個門還很好奇,好奇裡面究竟有什麼祕密。只是目前為止,她從來沒有一次可以打開那扇門;總是鎖著的。儘管如此,她依然習慣性地轉了轉門把。
    門沒鎖。
    她一瞬間驚訝地抽回手,聽見自己的心劇烈地狂跳著。應該開嗎?小怜會不會生氣?她躊躇著,想走卻又捨不得。也許只有這一次機會了,她暗自思忖,看一下不會怎樣的。只有看一下而已。
    她伸手,打開了門。
    那是個極狹小的房間,裡面只有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桌上有個像是螢幕的東西,還有好幾張像是全家福的照片。她拿起照片,卻呆住了。
    是她的照片。她和她的家人的照片。照片中的爸爸和媽媽燦爛地笑著,她和弟弟也笑得很開心。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她眼框有點紅了,能夠和他們一起快樂地笑,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她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將照片放下。為什麼她會有這些照片?
    她打開螢幕的開關,看見影像顯現出來,是一間似曾相識的房間。我的房間?
    濃烈的不安徹底籠罩著她。她有一種直覺,好像出了什麼事,她非得回去看看不可。一定要回去。一定有什麼不對勁。一定要回去!
    眨眼間,上一秒她還在那裏,下一秒她竟然坐在自己的床上。她有些驚愕的看著這個懷念的房間,一切和往昔是如此相似,讓她覺得自己曾經離開過這裡的事實變得似乎只是個夢。當初整理好的行李依然擺著,房間也沒有積著厚厚的灰塵。現在是晚上九點多,於是她躡手躡腳的走下樓,心想著在樓下的他們看到她會說什麼。肯定會被罵的吧,她心中卻沒有任何不開心的感覺,相反地,她竟然有些期待。
    樓下不如她猜想的三個人都在;樓下只有一個她不認識的老人,靜靜地坐著看電視。他的眼神有些茫然,就像穿過了電視,望向了更遙遠的地方。「喂,」她有些不友善地開口,「你是誰?」
    他的眼光移向她,然後錯愕地呆住了。他顛巍巍的站了起來,用手指著她,半晌發不出聲音。然後,在小囹的耐性快要耗盡時,他虛弱地開口:「姐?」
    換小囹說不出話了。她全身發麻,無法動彈。
    「姐?」老人又問了一次,然後著急地問,「妳去了哪裡?妳到底去了哪裡?」
    小囹努力克制麻痺自己的恐懼,冷靜地問:「發生了什麼事?你到底是誰?」
    老人趕緊說:「我是妳弟啊?妳到底去了哪裡?」他的話語微微地抖著,「妳不見以後,我們沒日沒夜地找妳,爸爸終日在外,到最後,他真的不回家了。他離開媽媽以後和妳一樣失去了消息,媽媽精神受到雙重打擊,已經沒辦法分辨幻想和現實,」他的聲音漸小,「都怪我沒有照顧好媽,她後來趁我出門上班,自己走到馬路上──……」小囹已經喪失語言能力,只是呆呆的聽著。「在那之後我辭了工作,自己經營小型商店維持生計,一邊繼續找妳……」
    小囹幾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而她努力壓抑著,因此感到眼前的事物像是在搖晃著,如幻影一般。「那麼,」她輕聲問,像是怕聽到答案。
    「我離開後到底過了多久?」
    「……六十年。」弟弟緩緩回答。然後就在下一刻,他無法控制地尖叫出聲。
    起初小囹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下一秒,她明白了。
    她正在變老。
    她看見自己的手在瞬間枯槁,原本年輕美好的肌膚被迅速抽乾,露出一條一條醜陋的筋。肌肉和皮也在瞬間鬆弛,她驚駭地看著這一切,不由自主地發出驚恐的叫聲。弟弟大叫著後退,她心裡只知道一件事:她必須回去。
    她費盡力氣想邁開腳步,才發現自己的體力已經像是水蒸氣一般蒸發殆盡,身體換上濃濃的疲倦,就連爬一階樓梯都很吃力。但是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她尖叫著,連滾帶爬地回到自己房間,回到那面牆。
    「讓我回去!」她聲嘶力竭地喊著,「讓我回去!讓我回去!!」
    一切回復原狀。
    汗流浹背的她回到那個依然窄小的房間,她聽見自己劇烈的喘息聲。她看看自己的手,依然是十八歲的模樣。
    又是夢?還是……?她看著桌上的螢幕,裡面換成了另一個房間。有一家人快樂地坐在餐桌前面,享用著香噴噴的晚餐。「小怜,」畫面中像是媽媽的人開口,「今天考得怎樣?」
    一個有著棕色頭髮的女生小聲地開口,「不太好,」然後她回復開朗,「可是下次我會努力的!」
    一個像是爸爸的人露出欣慰的笑容,旁邊一個男孩子開口,「姐,妳變了。」
    那個女生靦腆地笑笑,沒說什麼。
    那些人似曾相識。她看了看桌上陌生的全家福,和畫面中的人是一樣的。明明好像認識,卻又想不起來。隱約中,一陣像風一般的感覺劃過她的心頭。
    我在想什麼啊,她笑了出來,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啊?
    她轉身走出小房間,看見了一個骯髒又零亂的房間。家具十分破爛,牆壁充滿汙垢,角落的蜘蛛絲猖狂地畫下它巨大的版圖,陰陰暗暗地,地上積了好厚一層灰塵。這是我的房間嗎?她在心中暗暗地想,一邊厭惡地走出房間。她看了隔壁的房間,也是一樣的光景。充滿疑惑地走下樓,樓下的狀況也是慘不忍睹。這種房子能住人嗎?她這樣想著,才發現自己所穿的衣服也是一樣髒兮兮的,質硬而不舒服。她不自在地走了出去,望著眼前那片無色的天空。
    好像有一種錯覺,這裡以前是個美麗的地方。
    天空泛著摻著灰白的慘藍,眼前的森林也是毫無生氣的慘綠。地上長的是枯黃的草,周圍所有的花都已枯萎。森林深處幽暗而令人畏懼,幽幽傳來動物及蟲鳥低聲的恐嚇。涼意襲上背脊而後渲染至全身,她感到恐懼即將攫住她的雙腳,於是她顫抖著向前走。突然間,她看到眼前有一顆蘋果,心想正好餓了,就摘了下來,卻被嚇得急忙將它摔在地上。
    那顆和鮮血一般紅的蘋果已經有一半腐爛,有許多透明的蟲子搶著分食。她將手往衣服上抹了抹,一陣反胃襲上心頭。於是她小心地挑選,好不容易看到一顆還可以的,她急忙摘了下來,咬了一大口,卻又引起另一陣反胃。那是一顆完全沒有味道的蘋果,咬下去不但有種濕軟的口感,還帶著些許苦澀。她害怕地將它丟了,疲憊地向前走。
    迎面而來的是一條小河。微微湍急的河流捲著黏稠的汙泥,翻滾著骯髒的土,她想要喝水,卻遲遲不敢將那骯髒的水嚥下,於是她只好放棄。忽然,她看見河中有魚,心中一陣欣喜,正想要伸手玩弄,卻馬上驚恐地打消這個念頭。那隻魚有著混濁而噁心的透明身體,有著鋒利的牙齒,空洞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像是想把她吃了一般,她趕緊離開河邊。
    疲倦地步行了一段路,她來到一棵大樹下。大樹的枝葉所剩無幾,垂死地站在草原中央,為這枯黃的草原增添一股詭譎。她坐下來休息,卻聽見了漸強的呻吟聲,她驚恐地站起來,想看看是誰,才發現是風的低語。風愈來愈強,大樹跟著擺動,發出了恐怖的樹葉摩擦聲,由她聽來,就像是骨頭撞擊一般。她已經手足無措,她所能做的只是逃離那棵樹,坐在遠一點的地方,因為孤獨和驚懼而瑟縮著。她看見身旁有一灘還算清澈的水,急忙用手舀了一些來喝,才發現連這灘水也不能喝,是苦的。
    她望向水,看見了自己的倒影。那是一個有著白灰色零亂頭髮以及透著慘白的灰色的雙瞳的──
    她發出了淒厲的尖叫退後,雙手用力地扯著自己的頭髮,像是不能承認這樣的事實;又一陣如風一般的感覺劃過她的心頭,她停下動作。
    我在做什麼?她再度笑了出來,我本來就長這樣啊,我有一下子還以為自己是棕色頭髮咧……
    她想起了那個女生,那個坐在餐桌上開心地笑著的女生。雖然不認識,她卻強烈地嫉妒且怨恨她,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背叛我?一個強烈的想法一閃而過,她對著悽然微笑的天空大喊,「為什麼背叛我!」
    只是究竟是誰背叛她,她也記不清楚了。孤單和恐懼將她緊緊地包圍著,她像嘲笑自己般仰天大笑。
    恍惚中,雨又開始下了……
  1. 2009/04/12(日) 22:27:37|
  2. 日詭
  3. | 引用:0
  4. | 留言:0
<<殘月 | 主頁 | 淡紋(前)>>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lleh.blog.fc2.com/tb.php/17-fdd8372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falleh

Author:falleh
The Soul I Sell,
The Place I Fall.

類別

不說,不錯 (15)
真昔 (2)
不同凡想 (5)
凝逝 (4)
迷夢 (3)
仿笑 (1)
幻想,亂想 (7)
落頁 (1)
日詭 (2)
鏡區 (4)
未分類 (2)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Music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